每當只要想起他.恩的心裡就像是千軍萬馬奔騰一樣平靜不了..

     第一次見到他那年,恩17歲,情竇初開懵懵懂懂的,或許是那天他背了值星帶亦又或許那天紅色的外套

襯出他的朝氣,從一參加活動開始恩的眼睛就再也離不開他的身上,因為他儘管活動幹訓多麼變態不

人道,撕裂喉嚨的吶喊答數,難聽卻要記住的軍歌,數百次的交互蹲跳,夜裡的膽量測試,登高匍匐前

進...,那時恩只知道要通過這些測試才能留在他身邊,因此所有痛苦的身體折騰也頓時被化成美妙的

音符在心理哼唱著,只是這首樂章卻是個獨角戲的戲碼,但恩還是很賣力的演出,導演編劇演員全部一

角挑起,劇情裡恩的情緒總是被他牽扯影響,浪漫的片段也都只是恩的想像,和他幾分鐘的相處片段在

恩的戲裡都是高潮迭起熱賣場景,賺人熱淚的橋段如果執著是的話,也只有這個了,不怎麼精彩的連續

劇卻一演10年多,遺憾讓恩無法寫出完結篇....

    中間恩和他隔了好多年沒見面,這些年他結婚了在國外進修工作,恩也談了幾段短暫的感情,恩是真得很

認真熱情的愛著戀愛對象,但最後好像總是不了了之,因此再度見面時,一個人的恩心裡又起了化學作用...

因為簽證的問題他回到台灣,恩和他約了碰面,恩正在心裡暗暗雀喜在多年後可以和他單獨閒話

家常一番時,他卻說 *我可不可以約我另一位朋友大家一起吃飯* , 這用用意也太明顯了,恩心都涼了,

但還是笑笑的回答當然可以阿,能和他碰面對恩來說就像是上帝的恩寵,但對他來說或許是種很沉重

的負擔吧,這些年恩還是改不了和他保持聯絡的壞習慣,生日的祝福,偶而的寒暄問暖,甚至失戀了也

不忘了寫信撒嬌,當然他總是有禮貌言語堅定的要恩好好保握住幸福,比恩老媽還心急的希望恩趕快

嫁掉,恩不是傻瓜他也不是沒感覺,僅能止於理的反應或許是他能給恩最大的禮物吧..

    碰面那天恩下班後匆匆忙忙趕去買了支筆,很私心的希望至少他看到筆就會想起她,然後又急急忙忙

的回家換了件衣服,這麼久沒見至少要讓他覺得變的有韻味吧,恩邊打扮邊想像著,看著時間越來越接

近,恩有點急了,拿起包裝紙七手八腳的胡亂包著要送他的筆,想起之前收集的一張好有感覺的明信

片,心裡想的腦袋瓜想的話自然而然就寫了上去,時間來不及了,恩無法再思考了,信和筆巧妙的包裝

在有兩顆愛心的包裝紙上,這包裝紙並不是恩特意挑的,只是剛好情人節剛過留下來的花束包裝紙,但

就是這樣巧吧..

    終於碰了面.幾年不見他和恩想像中並沒有差很多,胖了點但那微笑還是一樣讓恩心動,一起約見面的

朋友是他在國外讀書認識的朋友,吃飯時他和他朋友說起在美國讀書那段時間的趣事,恩插不上嘴但

沒關係只要這樣聽著他的聲音看著他的笑就夠了,偶而聊上幾句當年一起參加活動共同的回憶,恩就

覺得很滿足很快樂了,恩拿起相機先是作勢要拍這家也不是怎樣特別的飲茶餐廳,接著當然把鏡頭轉

到他身上,透過鏡頭捕捉他的畫面,這對恩來說很重要,因為當初有他畫面的照片老早被摯友銷毀,說

這樣恩才會清醒一點,其實那些畫面早已經深刻刻在心底了,顧不了他的感受了,恩開心的拍著每張照片,

似乎被他看穿了恩的心意,他把恩的相機拿了過去說要拍恩,恩也裝可愛配合的照了幾張,當然也要很自然

不著痕跡的說要和他合照,或許是不希望他朋友被冷漠,他熱烈的邀請朋友一起來個三人合照,就這樣

在相機下留下恩和他難得的合照..

    吃完飯後托他朋友要晚回家的福,三個人又去了續攤喝咖啡,夜晚的忠孝東路有點涼意,恩的心裡也隨著

即將要說再見的到來而忍不住畏寒起來,走到了忠孝敦化站附近的丹堤咖啡,繼續剛剛未結束的話題,

朋友分享旅行時拍攝的極光照片,他興致勃勃在那些照片上,坐在對面的恩則是傻傻目不轉睛

看著不停變化表情的他,不想要喝完的咖啡,就像無法停止的追逐,總是會妥協在現實,

* 好了很晚了該回家了 *,現實的聲音真是煞風景響起,他陪恩和朋友走到敦化捷運站道了離別,

此時恩終於有機會開口了, * 我想陪你走回去復興站耶 * ,因為他就住在那附近,當然了唷他沒

不答應的理由,就這樣恩和他並肩走著聊著,恩沉溺享受這不到15分鐘的歡愉心跳,到了捷運站恩告訴

他 * 我有準備禮物要送你耶 * ,為了怕他有負擔,恩繼續說 * 這是要慶祝你終於畢業還有提早送你的生日

禮物 *  * 是很實用的禮物唷 * ,他笑笑的收下了,恩感覺到很滿足卻有點不知所措,在他面前總是所有的

優雅都會錯步,恩笑了笑和他道別離,交代他要保持聯絡,要離開台灣前一定要告訴恩,他點點頭然後

禮貌的目送恩消失在捷運的手扶梯前...

    但恩一直等到他離開台灣都沒他的消息,傳去的簡訊,打去的電話,寄去的email都無回應,彷彿這一切

又都只是恩的憑空想像,在電腦前反覆的看著那天的照片,恩知道問題出在哪了,是那張明信片上的字語

吧,太外放的情感流露,又讓他止步了...其實恩只是要讓他知道他在自己心中是有多特別如此而已,

他的反應傷透了恩的心,認識這麼多年了,他還是不懂恩,不懂恩的感情,恩單純的愛戀,到底是恩太執

著了,還是他始終不夠勇敢面對恩的感情,就像恩跟他說過的愛情並不一定有結局才美,遺憾反而造就另

一種美,一種醞釀蒸發的美......是恩編劇太理想化了嗎?

    恩的心還是沒被傷透吧,只要遇到他總有自己癒合的能力,隨著他生日的到來綃去了生日的祝福,

這次恩注意了用字遣詞,用玩笑代替了尷尬,這回他終於回信了,內容還是希望恩可以找到幸福,恩知道

他是這樣深切的希望祝福,不由得一陣酸.....愛情對恩來說真得需要奇蹟吧,只是這世界奇蹟真得存在嗎?

      * 我喜歡凝望大海的寬廣  沉迷其中的寧靜  關於那些惱人的事物也像是流水輕拂在心頭  而

那些不想忘記也忘不了的  卻深刻似大海中的石子  即使海水不停滾動  依舊存在永遠都在  真得

很幸福可以遇見你 *恩想起了明信片的那幾行字......

 

arfen0011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